洋娃娃

混多圈,近期才开始龟速产粮的辣鸡。请多关照

赠阿戏小可爱~
中考完啦返图也画好啦!
谢谢阿戏的祝愿,也祝你期末能有好成绩!!(((o(*゚▽゚*)o)))
(ps:这是一张草稿比完稿好看的图(捂脸小声逼逼))@苏鹤虞 

近期.....
在草稿本上摸鱼使我快乐

咸鱼画手炸个尸


p1是我儿子,他真可爱

沙雕段子(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雷狮:安迷修,我看错你了。

安迷修:??怎么个看错法?

雷狮:我当初看上你是因为觉得你傻,除了有时候恶心帅尬场还没脑子,你就是一朵涉世不深的清雅小白莲。

安迷修:喂!你才尬场没脑子呢你个恶党!还有谁是小白莲啊??!

雷狮:结果现在我发现你就是个老油条,除了傻点迟钝点。其他都是表面不知道,心里很清楚,我后悔了。

安迷修:........so?

雷狮:老子当初就不应该喝酒,原本我想搞你,结果现在变成了你搞我。想改都改不过来了。

安迷修:........
(那我现在是应该耶✌️!一下吗??)

考试过后

混更的沙雕段子,我们老师打人的时候真的超凶(小声)


期中考试结束了
今天是公布成绩的日子


艾比与埃米凑在一起,默默地看着自己的成绩单,十分默契的什么也不说。

课代表在讲台上喊着要去办公室与老师喝茶的人名。
姐弟俩竖起了耳朵,直到最后一个倒霉蛋的离开神经才放松了下来。

“衰仔,我们这次真命大。”艾比瘫在椅子上,长呼了一口气。
“是啊....我感觉自己已经死了一次,现在什么都不怕了。重生的感觉真好。”埃米十分赞同,但心中却在猜测老师会不会等会再叫他们。以自己和老姐的成绩来看,这事没有这么简单就结束。

埃米手动给自己开了一瓶饮料,咣咣咣的就往下灌。

“........”艾比斜看了他一眼
“你这是在喝东西压惊吗?”

埃米正想回答,就见自家老姐抽了抽鼻子,然后皱起了眉毛。得,这应该是闻见什么奇怪的味道没跑了。
“衰仔,你有没有闻到一股焦味呀?”
埃米嗅了嗅,“没呀。”

这时刚回到座位的课代表听见,猛然一个抬头
“行家呀,不瞒你,其实这是老师在打人的味道。”
艾比埃米:???打人还有味道??

课代表看着姐弟那一脸茫然,推了一下眼镜。继续说道:“老师在办公室中将教鞭以90度垂直50厘米每秒的姿势,就如同一道闪电一般在空中挥出了一道堪称完美的闪亮白光,击打在了被叫去的那名同学身上。”

埃米艾比:.........
课代表你学习学的这么溜你家里人知道吗?


某同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教室外突然传来一声惨叫,其尖利程度用艾比的话来形容就是:嘉德罗斯又在调皮了,就像是在课上怼老师,老师在那里用女高音喊一样。

课代表很镇静。
“看,就像那刚刚那惨叫,应该就是老师的杰作。再配上那刚出炉的热乎场景,可真是人间绝景啊!”

已经不想吐槽了怎么办.....


埃米问:“那你是怎么知道老师打人的样子的?”
要知道这才初一,老师是刚来的实习生。难不成刚刚老师打人的时候他就在旁边看着呢?真可怕。

“啊,这是因为我是第一个被打的。在我来教室喊人之前我已经在办公室被教训了。”

“........”
“还好吗?”艾比问道。

课代表伸出了他的手。
“肿啦=_=”
突然课代表好像想起了什么,“哦,刚刚说太嗨了忘了一件事。”
“老师叫你们去办公室。”:)


埃米:看我就说吧!
艾比:QAQ不要啊啊啊啊

这几周的无质量摸鱼
没想到这样紧张的学习我还有时间摸鱼ˊ_>ˋ
p1-2是我文中私设的瑞金,已经有大概的思路了,就是那种未来末世世界观的凹凸。
放假可能会写...
p3乐乐
p4-6就是随意的摸鱼啦!!

大哥又在找借口把他对象叫来家里玩了

这是我刚刚在亲戚家经历的事,所以这个段子是有温度的,它是新出炉的可热乎了呢(bu)
以及我可能有个假舅舅ˊ_>ˋ
ooc,小学生文笔,仅为娱乐,看看就好
雷狮安迷修已交往设定

start:
今天雷狮不知道脑子抽了什么风,拉着海盗团按照终端上的菜谱做饭。
其本人说是想起在自己离开之后,家里的那些破事让皇兄头疼就觉得无比开心,做顿好的庆祝一下。
但卡米尔感觉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饭是很美味没错,但吃了一会后众人就发现了一个大问题:饭做的太多了,以他们的饭量来说根本消灭不完。但再来一个人的话刚刚好。

怎么办呢?当所有人都在思考可行的方法时,雷狮毫不犹豫的拨通了安迷修的号码。
“喂?安迷修吗?你吃饭了没?啊,没吃?太好了!你帮我个忙。今天饭做多了,吃不完,过来帮忙解决一下。”雷狮边说脸上边浮现出了一个大大的笑,看上去就是一个马上就能吃到肉的开心大狮子。

......大哥你怎么这么熟练呀?
接着卡米尔好像听到终端中传出一声“我为什么要来帮你们处理剩饭啊!?”这样的怒吼。


不得了不得了,看起来被邀请的那位很生气呢。帕洛斯在心中暗暗的想着。然后夹走了佩利碗中的鸡腿。

佩利当然很愤怒啊!碗中的肉被抢走这种事不!能!忍!于是佩利抄起了他手中的筷子,与帕洛斯来了一场名叫“一个鸡腿引发的血案”战争,令其结束的是雷狮一个充满警告的眼神。

在老大的威胁下,佩利见抢回鸡腿无望,只好埋头吃饭。却不料帕洛斯看见,觉得自己做的不对,还应该再狠些。于是帕洛斯夺过佩利的碗,夹了满满一碗素菜。摸了摸佩利的头,柔声说到:“多吃些蔬菜,长脑。”
佩利:( ゚д゚)
((((;゚Д゚)))))))
帕洛斯:呵。
佩利觉得自己看到的不是满碗的绿色,而是帕洛斯满满的恶意。


安迷修来了。他是跑来的,脸红红的,浑身都是汗,还在不停的喘气,看起来很累的样子。
雷狮笑着跟安迷修说:“你嘴上说着不要,身体还是很诚实的嘛。”

“闭嘴。”安迷修瞪了雷狮一眼。“还不是你叫我,刚刚我都要付钱了,你就突然一个电话过来。”

“好好好,是我不对。”雷狮拉出了身旁的椅子,拍了拍椅面,笑的越发开心,完全没有一点感到抱歉的意思。“坐!今儿我就让你尝尝我雷狮的手艺!”

安迷修坐下尝了尝,惊觉味道还不错。夸了雷狮一会后就专心吃起了饭。
雷狮在一旁哼着歌,心情很不错的样子。


“哦,对了。我叫你来还有件事,最近发现了一本外文书,挺有趣的。”雷狮从上衣的帽子里取出了一本书,递到了安迷修手中。

安迷修的内心:..........原来你的帽子还有这种功能吗。

书看起来挺古老的,页面泛黄,里面是一列列的文字,后面跟着迷之符号。
虽然看上去像是英文,但安迷修却是一个也不认识。

“看的懂吗?”雷狮问。

“我对不起我的英语老师。”安迷修捂脸,早知道当初就好好学习了。

然后安迷修就听见了雷狮如杠铃般的笑声。

安迷修:“.......,你等等,我再看看。”


十分钟过去了,安迷修没有丝毫进展。而一旁的雷狮已经快笑窒息了。

卡米尔看不下去了。
“大哥,别玩了。”
“那是德文书。”


-----------------------
后续:

佩利:为什么又是我洗碗

帕洛斯:因为洗碗长脑

依旧是私设金,想尝试那种不良的感觉,但好像失败了呢.....
诶呀我怎么这么喜欢画私设呢////
等上完色了再发一次

凹凸学院的日常二三事

是学院paro,梗来自于日常与网络,应该是个连载,就是更的比较慢....(心虚
在这里只为自娱自乐
极大可能ooc,但为了满足私心代入一下
毕竟在这里他们只是一群普通的少年少女:)
希望大家看的开心


start:


1.

金现在升上了初三。本来课程就够他头痛的了,但没想到学校现在抓起了毕业班的跑操,过去愉快的早读时间已经一去不复返。

同学们对于此事当然是极不情愿的,于是乎,在乖乖巧巧的跑了一周操后。初三的孩子们褪去了白色的外壳,露出了纯黑色巧克力一般的内心。

这比喻好像不太对.....?
算了反正是凯莉说的,我语文不好有什么错ˊ_>ˋ
金边在心中默默的想着,边试图催眠自己下一秒老师就会喊停回教室。

此时金的班级正在操场上狂奔着。这是第5圈,大家都在释放着青春的活力。

.......

个屁,这明明就是一场慢性屠杀。

金觉得自己的肺快要爆炸了,迎面的凉风挂在脸上有些疼,汗液在不断的流下,浸湿了衣领。身体沉重的仿佛不属于自己,急促的呼吸声和来自肋间的疼痛都在表明着他已经到极限了。

到底还要跑多久啊?刚刚已经过第六圈了吧?!老师你怎么还不喊停?!!
突然,金的视角边缘闪过了一个身影,那是外班的女生,她刷的一下就进入了墙角的阴影中,消失不见。

她去干什么了?
金正疑惑着,就见体育课代表停下了奔跑的脚步,带领着男生去与女生们汇合。



金这几天跑操时一直在观察着操场上的人。他发现,有好多人在中途就不见了。回到教室时,他累的气喘吁吁,而那些中途开溜的同学则元气满满的在和同学闲聊。

这不科学,为什么他们这些惯犯没被发现,而我偶尔偷一次懒就被老师抓包?金在心中说道。

没错,金曾在一周前以系鞋带为由逃过一次操,那天他还专门穿了一双有鞋带的鞋。一切都很顺利,金故意弄松了自己的鞋带,在鞋带支撑不住散开的那一刻大喊一声“啊!我的鞋带掉了!”,然后就跑出大部队系鞋带休息一圈再回来。
但就在金因计划得逞而洋洋得意时,丹尼尔校长黑着脸出现在了金的身后。
.......
结果可想而知。





身为同桌的凯莉自然看到了金一脸的不甘与愤怒。
为了发扬一下自己作为全民好同(损)桌(友)的精神,凯莉十分关切的问道:“金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金现在并不是很想理凯莉,于是他扭头看了凯莉一秒,转眼又回到了自己的小世界里。

凯莉感到气氛有些尴尬,但并不气馁,又问了一句:“是身体不舒服吗?”
快点给本小姐回答啊臭小子!

金还是没理她。

凯莉沉默了片刻,随即露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金你果然是来大姨夫了吧!”

金明显是被这结论惊到了,转过头来反驳道:“才不是呢好吗!凯莉你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啊?!我是男的,男的!”

凯莉挑眉,“所以是大姨夫啊。”


“.........”仔细一想这好像还真没什么毛病
抓错重点的金十分委屈。

“好了不闹了,到底发生什么了?一大早就这副样子。”凯莉摆了摆手,从书包中抽出作业。

于是金把这几天的观察结果和自己的内心想法都如实说了出来。


“凯莉你说是不是超不公平!他们组团偷懒老师都没发现凭什么只要我一偷懒就会被老师抓包啊?!”金趴在课桌上,嘟着嘴如此嚷嚷道。

“........”
谁让偏偏你在丹尼尔校长面前耍小聪明呢....大家那天都是知道丹爷爷是会出来抓人的。

“那明天溜号我带上你?保证不会被发现。”

“好啊好啊!”蠢萌的金无比开心的答应了,这种地狱一般的日子当然是逃一天是一天的好。

“那作为交换把你英语试卷给我抄一下,我昨晚没写。”凯莉掏出了自己的笔和空白的试卷。

“啊?昨晚不是没有没有英语作业吗?”金的脸上一片迷茫。

凯莉:........
金:........

两人转向了后桌。

“紫堂!!!救命!!!”

---------------


第二天一早,金在心中边数跑的圈数边留意着凯莉的位置。在第三圈的时候,金看见凯莉照了照手示意自己过去,便一溜烟的跑进了墙角。
金像只脱肛的野马脱离了队伍,也是立马躲进了角落中,结果刚准备先缓缓自己的呼吸,就看到一大群班里的女生都蹲在地上,疑惑的看着他。

等等我好像是这里唯一的男生??
金看了一下周围,发现这里是学校新建的女厕所,刚刚没留意只顾着和凯莉开溜了。

金:........为什么偏偏是女厕所?

似乎是金的表情太过疑惑,蹲在凯莉边上和她讲闲话的安莉洁说:“嘛.....也不是多大的事,这里隐蔽还又不容易被发现。一会儿就好,不会太难熬的。”
凯莉接话说:“就是就是,你看你同桌多好。哦,对了,不要把这件事给别人说啊,我们还想着起码把这一学期给逃过去呢。”


金很无奈,但怠惰的心理最终还是战胜了理智,他蹲在一旁,决心再等同学跑两圈就回归大部队。
还剩一圈,金站起来寻找着合适的位置让他溜进去。

就在这时,有两个女生猛然站了起来冲向了厕所,嘴里还十分慌张的喊着什么。

“天啊,丹尼尔校长来啦!”(´・Д・)」

“我去丹爷爷他怎么来啦?!”!?(・_・;?

“妈的老丹!!快闪!!”((((;゚Д゚)))))))


眨眼之间,所有的女生都跑进了厕所,只剩金一个在原地。

woc,说好的不会被发现呢!??说好的带我装逼带我飞呢??一个个抛弃友军就这么跑了??你们都走了我怎么办啊???

金的内心十分崩溃,丹尼尔的身影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很好,现在想躲也躲不成了。大不了就是一死加上个两千字的检讨嘛.....有什么大不了的。

..........

好吧这事还是挺大的,毕竟自己不怎么会写检讨,单就是这两千字就能要了他的命,上一次还是半夜求助格瑞一点点给编出来的。

要是让格瑞知道我又被抓了,那可能有一场命案出现在明天的头条报上。想到这里,金不禁打了一个寒战。


丹尼尔看着金,笑眯眯的说:“金同学啊,我们是不是前几天才见过呢?你再想我也不能以这种方式来吧。”

金:.........不,我不想你,我真的不想你啊校长ˊ_>ˋ

“又是因为鞋带开了?还是你想做些什么偷偷摸摸不可告人的事情?”丹尼尔说着便把头转向了一旁。

恩?偷偷摸摸不可告人的事情?偷懒这种事虽说是不太好但也不至于这样形容吧。金顺着丹尼尔的视线望了过去,看到了大大的“女厕所”三个字。

顿时一个可怕的想法从金的脑海里冒了出来冒了出来。妈呀他不会是以为我是来这里偷窥了吧?

“我也不是不理解你们这些年轻人,偶尔有这些想法很正常,但你这也太过分了吧。吓到小女生怎么办?”

他真的误会了啊!!我不是我没有!我真的没有那种龌龊的想法!!丹尼尔校长你要相信我的为人!!

“丹尼尔校长我不.......”
话被打断了。

“那你这次就写三千字的检讨吧。”

“校长你听我解释!我这是......”
话又被打断了。

“明天交给我。就当是一次教训,以后别再犯了。”说完丹尼尔就走了,继续去操场上抓其它偷懒的同学,不带走一丝绝望,只留下一个在风中凌乱的金。

金:..........
您倒是听我说话啊!我也很绝望啊!还有为什么检讨又多了一千字啊?!!



凯莉见危机已过,拉着安莉洁从厕所走出。她拍了拍金的肩膀,有些不安的问道:“还好吗?感觉怎样?”

金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不好,感受到了这个世界对我深深的恶意。”


------------



最终格瑞还是知道了这件事。

晚上格瑞便帮助金一起完成检讨。

格瑞拿起了写了一半的检讨,按理说编了这么久的字数应该已经够了啊,怎么还有这么多?

“金,你的检讨是多少字的?”

“3000字...”金回答的有气无力的。

格瑞听了,眉头皱了起来,陷入了沉思。

现在写检讨字怎么字数这么多,他记得自己被雷狮他们拉去偷化学试剂炸厕所的时候才两千五百字啊....


------------------
此时的丹尼尔:小兔崽子,我才多大就敢叫我丹爷爷。好不容易捉到一次现行看你们以后还敢不敢^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