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娃娃

混多圈,近期才开始龟速产粮的辣鸡。请多关照

大哥又在找借口把他对象叫来家里玩了

这是我刚刚在亲戚家经历的事,所以这个段子是有温度的,它是新出炉的可热乎了呢(bu)
以及我可能有个假舅舅ˊ_>ˋ
ooc,小学生文笔,仅为娱乐,看看就好
雷狮安迷修已交往设定

start:
今天雷狮不知道脑子抽了什么风,拉着海盗团按照终端上的菜谱做饭。
其本人说是想起在自己离开之后,家里的那些破事让皇兄头疼就觉得无比开心,做顿好的庆祝一下。
但卡米尔感觉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饭是很美味没错,但吃了一会后众人就发现了一个大问题:饭做的太多了,以他们的饭量来说根本消灭不完。但再来一个人的话刚刚好。

怎么办呢?当所有人都在思考可行的方法时,雷狮毫不犹豫的拨通了安迷修的号码。
“喂?安迷修吗?你吃饭了没?啊,没吃?太好了!你帮我个忙。今天饭做多了,吃不完,过来帮忙解决一下。”雷狮边说脸上边浮现出了一个大大的笑,看上去就是一个马上就能吃到肉的开心大狮子。

......大哥你怎么这么熟练呀?
接着卡米尔好像听到终端中传出一声“我为什么要来帮你们处理剩饭啊!?”这样的怒吼。


不得了不得了,看起来被邀请的那位很生气呢。帕洛斯在心中暗暗的想着。然后夹走了佩利碗中的鸡腿。

佩利当然很愤怒啊!碗中的肉被抢走这种事不!能!忍!于是佩利抄起了他手中的筷子,与帕洛斯来了一场名叫“一个鸡腿引发的血案”战争,令其结束的是雷狮一个充满警告的眼神。

在老大的威胁下,佩利见抢回鸡腿无望,只好埋头吃饭。却不料帕洛斯看见,觉得自己做的不对,还应该再狠些。于是帕洛斯夺过佩利的碗,夹了满满一碗素菜。摸了摸佩利的头,柔声说到:“多吃些蔬菜,长脑。”
佩利:( ゚д゚)
((((;゚Д゚)))))))
帕洛斯:呵。
佩利觉得自己看到的不是满碗的绿色,而是帕洛斯满满的恶意。


安迷修来了。他是跑来的,脸红红的,浑身都是汗,还在不停的喘气,看起来很累的样子。
雷狮笑着跟安迷修说:“你嘴上说着不要,身体还是很诚实的嘛。”

“闭嘴。”安迷修瞪了雷狮一眼。“还不是你叫我,刚刚我都要付钱了,你就突然一个电话过来。”

“好好好,是我不对。”雷狮拉出了身旁的椅子,拍了拍椅面,笑的越发开心,完全没有一点感到抱歉的意思。“坐!今儿我就让你尝尝我雷狮的手艺!”

安迷修坐下尝了尝,惊觉味道还不错。夸了雷狮一会后就专心吃起了饭。
雷狮在一旁哼着歌,心情很不错的样子。


“哦,对了。我叫你来还有件事,最近发现了一本外文书,挺有趣的。”雷狮从上衣的帽子里取出了一本书,递到了安迷修手中。

安迷修的内心:..........原来你的帽子还有这种功能吗。

书看起来挺古老的,页面泛黄,里面是一列列的文字,后面跟着迷之符号。
虽然看上去像是英文,但安迷修却是一个也不认识。

“看的懂吗?”雷狮问。

“我对不起我的英语老师。”安迷修捂脸,早知道当初就好好学习了。

然后安迷修就听见了雷狮如杠铃般的笑声。

安迷修:“.......,你等等,我再看看。”


十分钟过去了,安迷修没有丝毫进展。而一旁的雷狮已经快笑窒息了。

卡米尔看不下去了。
“大哥,别玩了。”
“那是德文书。”


-----------------------
后续:

佩利:为什么又是我洗碗

帕洛斯:因为洗碗长脑

梦见自己怀孕了怎么办

来源自己昨晚做的一个梦,私心把大家带入一下,性格方面ooc。小学生文笔。此片中安迷修暗恋雷狮设定。
只是娱乐,希望大家看得开心(⊙ω⊙)(前提是有人看....
顺有些话我是梦到的,不知道对不对所以大家不要当真!!


正文:

近日的生活有些平淡。参赛者们除了闲逛休息就是打怪挣积分。大家相处一派祥和。

凯丽作为一个搞事精,当然不会满足于这种现状。正巧,凹凸商店刚推出了新商品造梦机,听说它可以在人睡觉的时候按照操作者的意愿将情节灌入,睡眠者会成为故事中的主角,并以为自己是在现实中,有些人甚至在醒后也不会发觉。

凯丽从安莉洁那里听说了后,心中邪魅一笑,买下了一台。

“滴!大赛小助手提醒您刚刚共消费了15000积分,产品限用一次请注意!!(((o(*゚▽゚*)o)))”

“原来只能用一次啊,我还以为没有次数限制呢....算了,就当是一个下酒菜吧。希望金那家伙的反应能有趣些。至于梦的内容这种麻烦的事,本小姐才懒得做呢。”说着,凯丽输入了金的名字,在内容上点下了随机。
但她并没有看到机器后面的红字“被施梦者半径10米内的人皆会受到影响,请谨慎使用”



---------

此时的金,正和雷狮海盗团愉快的撸着串。佩利因吃的太撑,便出去遛弯顺便看看有没有架打。
所有人都对于即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都毫无知觉。



---------
夜晚

好多人都做了奇怪的梦。

金梦见自己怀了格瑞的团子。

雷狮梦见自己和安迷修在一起了,安迷修事事都顺着雷狮的心意,天天都在一起疯。结果在不久后发现自己有了怀孕的迹象。之后除了安迷修老把女儿带丢以外,一家三口幸福的像个童话。

帕洛斯梦见自己为佩利生了一只小狗。

卡米尔梦见自己在一天里碰见了埃米,结果有一个黑发蓝眼的小孩子十分羞涩的从埃米身后走了出来,怯生生的叫了卡米尔一声“爸爸!”
卡米尔:???!!?

---------
到了第二天

早上格瑞来叫金起床,都还没叫第二次,金就一反平常的在床上一跃而起,就连起床气都没有。金乖乖的洗完漱吃完了早饭,这本该是好事,但格瑞本能的感觉不对。

“金,怎么了?”

“啊?没什么啊!我什么事都没有呦!格瑞你不用担心我的!真的!我就和平常一样,好得很!”金挥着手,表情有些无措,眼神也有些躲躲闪闪。一看就不像是没事的样子。

“...........”格瑞不说话。

“真的没有什么啦......”金试图辩解。

“...........”格瑞依旧不说话。

“真的没事......”金的声音越来越轻。

“说。”格瑞的眉头一皱。

“啊....还真是什么都瞒不过格瑞你啊....”金最终还是屈服了。

“其实我昨晚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我、我梦见我怀了你的孩子/////”说到这里,金的脸红彤彤的,双手也颇不好意思的捂住了脸。

某瑞听了心中十分激动,难不成金终于觉察到了自己的心意,这是在暗示我?!!


“虽然醒来后知道是假的,但梦里真的吓了一大跳!因为太真实了,所以今天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格瑞.......但、但是没关系的!格瑞一定不会在意的对吧!毕竟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嘛!!”傻白甜的金小天使毫不知道自己刚刚说了些什么。

格瑞的身体一僵,希望的小火苗被浇灭了。但这次格瑞会就这么放弃吗?!不!他已经忍不下去了!这是一个坦白一切的好机会!!

于是格瑞抓住了金的手腕,随后扛起了金,把他扔上了床,说:“我很在意。”

金十分惊恐。“诶??那....”

格瑞: “我们来造团子吧。”

金 :啊?!??!!

--------------

清晨,安迷修还在睡梦中追着他的小马,就被踹门闯进房间的雷狮吼醒了。

“安迷修!!!你又把我们女儿丢哪儿去了?!!”雷狮把安迷修拽下了床,怒吼道。

“恶党?!你怎么回事?我刚刚差一点就能骑上它了!”刚被吵醒的安迷修还没清醒,只一心想为自己的马报仇。
“等等?女儿?我们什么时候.....不,我什么时候有女儿了??恶党,你脑袋还好吗?”安迷修get到了重点。

“废话当然好着呢!女儿都四岁了你竟然都不认!有你这么当爹的吗?!”雷狮听完更怒了。情况十分不妙。

“停!恶党,你现在几岁,是男是女?”安迷修在努力的让雷狮的脑子长回来。

“哈?老子今年18岁啊。我不是男的难不成还是女的啊。”雷狮认为安迷修可能傻了。

“好,恶党。我今年19岁,性别男。你妈妈难道没有教过你两个男的是生不了孩子的吗?而且即使我们能生孩子,我肯定自己现在是在监狱里而不是参加凹凸大赛。”安迷修一脸严肃的教导着雷狮。

“...........”雷狮有些反应过来了

“所以,恶党,到底怎么了?”安迷修松了一口气,问道。



这事是雷狮理亏,谁让自己一起床就被梦冲昏了脑袋,直接跑了过来闹了个大笑话。根本没想这件事的合理程度。当他支支吾吾的解释完毕时,安迷修也傻了好一会。



“呐......雷狮.......”安迷修率先打破了沉默。“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雷狮坐在床上,坐一旁安迷修的视线被头巾挡去一部分。看不清此时雷狮的表情是怎么的。

“我曾经听师傅说过梦不是无缘无故出现的,它们大多都是睡眠者的意识反射而成......”安迷修见雷狮没回答,说道。

雷狮依旧没说话 。但其实他的内心早就在安迷修提出那个设问时陷入了深深的自我质疑,原来我喜欢安迷修吗?不对吧,我作为当事人怎么毫不知情呢??可是那个混账骑士说的好有道理的样子........



过了良久.......

“雷狮.....我们要不要交往看看?”

“嗯.......好。”
雷狮遵从了自己的内心。




--------------

早上佩利见帕洛斯顶着两个黑眼圈,十分焦急的想上去关心一下。

结果帕洛斯刚看见他,就是一拳头,还怒骂道:“蠢狗不愧是狗,连(我)儿子也是狗!!”




状态外的佩利一脸不解:??!?我惹你了?
帕洛斯:惹了,在梦里。





卡米尔则是暗搓搓的计划着最近给埃米送些什么甜品之类的。
毕竟好感高以后好告白。





---------------------------------------------------


现在墨镜整天不离手的凯丽,开始认真的考虑起了为什么最近会出现这么多gay佬这件事.






没啦!感谢收看!